我真的呜呜呜呜爱死这首歌了qwq
“少年你听我说生如逆旅,便长歌相伴而行。”
是黑敦黑芥的搭档设定。
互相支撑的感觉是真的好我吹爆


“喂。”芥川说。
那时敦和芥川刚刚完成任务,并排走在黑夜中的小巷子里。两个人的影子被月光投射到墙上,黑乎乎的晕成一片。黑色是美丽的,敦迷迷糊糊地想着,鲜血的红也是一样。
“你——是有什么事吗?”敦问他。当敦看到芥川停下的时候,灰色的乌云在他心里堆积起来,却又柔软地化开。
芥川犹豫了一下,黑色外套被风吹起像只巨兽。“不,没什么。”话音刚落,他又迈开了脚步。
敦呆呆地看着他。这么久了,他却一直看不透和自己搭档这个人——明明是朝夕相处的搭档。芥川回头看落在后面的自己时眼底染上月色,微微侧过来的好看得让人心动。敦在那惊鸿一瞥中分明看到了鲜红,他倒吸一口凉气。
“喂,你受伤了——”
“我知道。”
被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呢。敦低着头思考了一两秒,又绽放出黑暗中的人不该有的灿烂笑容追了上去。
“很痛吧?没关系的喔,有我在你不要逞强啦。”
他是这么说的吧,芥川想。










生日对话流系列-1021江户川乱步

“乱步桑——”

“喂!今天是我生日!我要吃蛋糕!”

“好好,生日快乐啊——”

“我的礼物呢——?”


看吧依旧是沙雕对话

我都想吃蛋糕了

我生日因为是节假日没有几个人送我礼物的

我们还是进入正题qwq


乱步一直是我心中的小天使。

倒不是说他像天使那样安静乖巧,而是他拥有这世间不可多得的纯真直率,有话就说有事就做,毫不留情地叫人“笨蛋”,却偏偏可爱得哪怕无理取闹也不会让人生气,还忍不住想要宠溺地摸摸头。我们一个个都在岁月中失了孩子般的一面,唯独乱步没有。人长大了就会想回到小时候,我想乱步他一定没有这么想过吧。被宠着被爱着,笑起来眼睛里就溢满只有少年能看到的星,多好啊。...

【平新】沙雕黑历史(。

是好久以前和@就在这天遇见你的合文

那时候完全没文笔orz

不想捉虫辽

结尾因为自己文字浅薄鸭 是她写哒 

看不看得出来...啊?

 小可爱也发了只是没打tag所以丢个链接 


窗外的雨停了下来,太阳也出来了。可是少年用眼泪织成的雨,却怎么也停不下来。"为什么要哭呢?"有路人这么问。呐,也是哦,为什么要哭呢?有什么好哭的呢?哭又有什么意义呢?那个人会看到吗?

因为自己内心的懦弱,所以才哭的。

但是啊,就算知道了这个,他又能怎样?少年自嘲地勾起嘴角,脸上还有着未干的泪。这副模样真的是太滑稽了,会让看到的人笑出来吧。...

【死苹果三人组误导向】如何拐走男神?

写到最后自己都笑了qwq

虽然一点都不好笑但是很中二 这就够了(不是)

tag乱打的_(:3⌒゙)_

夏目友人帐篇

文豪野犬篇 第一弹_


【太宰治】

如何拐走太宰治?

说实话我觉得你做不到。

为什么这么说?绷带和完全自杀我都买得到啊(其实应该不行吧orz)! 

光有那些不行的,你要对太宰桑本身有用才行。

什么意思? 

你看中原中也,他打了太宰一拳后涩泽下的毒就解了;你再看织田作之助,他是让太宰去到救人的那一边的人。你知道,就连苹果王涩泽龙彦都是被太宰利用的...

等一下,为什么没有妹子...? 

因为文豪野犬就是这...

生日对话流系列-1020坂口安吾

“安吾——!”

“如果没有事的话请不要打扰我工作好吗。”

“诶——生日快乐呀——”

“生日???”

“安吾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啦——”


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码了什么

说好的对话就是对话

没有任何描写 沙雕文手不需要文笔

下面才是我真正想说的_(:3⌒゙)_


说实话,第一次刷文野的时候对坂口安吾这个人物没有什么感觉。

任劳任怨的政府小公务员,戴圆框眼镜。没有太宰治那么神秘,没有织田作那么让人心酸,也不励志也不暴躁,好像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配角。平时码文或者和塑料姐妹们聊天的时候,总会不自知地忽略他。看到他做出“背叛”一事时,心里甚至开始生出怨气。

直到...

如何拐走男神?

突然想起自己还混了个夏目圈来着/

只有夏目桑名取桑和静司先生的(喂偏心太明显了)

或许以后会码别的??


【夏目贵志】

如何拐走夏目小天使?

如果你帮他撕完了友人帐的话说不定可以  

抱走三三他就会跟过来了鸭。

会被仇视的啊喂`Д´|

那又怎么样嘛?你又没说不能捆绑play!

...打扰了。


【名取周一】

如何拐走名取桑?

首先你要告诉他你是他的小迷妹。

然后呢?

然后就像私生饭一样缠着他(不是!)

喔,受教了受教了,我现在就去!

但是当红明星都会有保镖的。不如我告诉你另一个办法?

什么办法?(o゚▽゚)o  ...

【写手paro人设】国木田篇

/前文请戳头像看(不会有人看的沙雕!)
/完全不会搞链接鸭orz
/所以过了这么久就写了一个???

国木田独步:22岁,有个反重力小辫子。随身携带一个上书【理想】的小绿本,据说是为了记录灵感(不是)。武侦出版社常驻(?)作者。写诗写得超级棒。很严肃认真的一个人,对待作品也很认真。绝不拖稿。

真的好沙雕orz
下次是乱步qwq

小片段小片段还是小片段

【打完组合(不是)paro】
【大约是双黑orz】

“太宰先生为什么要我和芥川去打组合?”
听见敦问这个问题,太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。敦说不出来那眼神是怎样的,带着怀念或是悲哀,悠悠地晃进人的心里,看得人难受,好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一般。
“因为,”太宰顿了顿,声音轻颤一下又恢复平静,“只有你们可以做这件事。”
敦摇了摇头:“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不是更厉害吗?”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二人的事迹,敦听得不少,双黑的名号可是无比响亮。敦实在无法理解太宰的做法。
太宰愣住了。过了好久好久,他笑起来,笑得洒脱自然。“都是过去了,”他说,“已经没有了哦。”
没有了哦。
——太宰治和中原中也,已经没有了哦。

© lllllllllxm|Powered by LOFTER